外婆

in 可曾荒凉 with 0 comment

土灰色抹上了您银白的蓬发,

细细的皱痕填满了岁月的垢,

深深地镌刻在那张坚毅的方脸上。

乍一看,

仿似初生的蚯蚓扭曲在一起,

浸着泥土里的味道。

青花墨揉进了您昏暗的瞳孔,

凄凄的风霜掩埋了往昔的痕,

浅浅地涂抹在那张辛勤的瘦脸上。

一回头,

却瞥见刺骨的冰雹砸了下来,

带着昨晚凋零的桑叶。

那一张方脸总带着坚毅,

那一张瘦脸总带着辛勤。

一张脸泛黄在惨白的灯光下,

渐渐地消融,

消融在夜生人静的子夜。

黯淡的灯光充满小屋,

却留下了外婆弯曲的身影。

贴在灰蒙蒙的水泥地上,

扭曲成深夜里的一弧残月,

渐渐地在门缝里拉长。

外婆的背在儿孙满堂的岁月里,驼了。

我跟她说话的时,还需弯着腰。

这是外婆便会斥骂我:

“把腰挺直了!”

暮风吹后,

夕阳里,留下了一高一矮的身影。

高的昂首挺胸,

矮的驼背含胸。

Respon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