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座城市

in 旧文字 with 0 comment

一座城市,两处闲愁。又是七月,谁会借我一滴眼泪,润湿我最后一季的忧伤。

当晚霞弥散,当繁星满缀,淡淡的情怀,绵绵的思念,只为一个梦境而等待;当红尘拭去,当缘分殆尽,漫长的等待,恪守的承诺,只为一场相遇而忧伤。迷失在一段过往中,曾经试图走出记忆,试图走出锈迹斑斑的牢笼。可惜,每晚街角的灯晕下,心谷里荡着,都是你唱的歌。

三年前的那个七月,我给了你一个承诺和一份等待。三年后的这个七月,你却给了我无期的等待和无尽忧伤。只有这座城市,依旧被黑天鹅似的夜幕笼罩着,淡绿色的天空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。似乎在掩饰这三年的岁月,似乎吞噬着我们之间的感情。

最恨高楼一角斜着的残阳,因为太像当年分别时,你哭红的眼。那一年,我们同在这座城市,同在一个小区。那个七月,你披着一件素雅的风衣,从我身旁经过。我看到你的面容,刚刚好。温和的脸庞,晶莹的眼睛,霎时间,震颤了我的心。我的心绪翩飞,一时脑塞,不知脸上挂着的是惊讶,还是欣喜。这个瞬间,白驹过隙。我看到了你,你没注意到我。转眼间,她走在了我前头,在我前面留下了长长的背影,似乎比我高大了很多。粉色的帆布鞋划着错落有致的小步幅,淡蓝的牛仔裤依着小腿,看起来熟悉而别致,像是我的下一任前女友。

你的背影,我忘却了,却记下了,在莫背影里的我,莫名的伤感和失落。

七月中旬,在出小区的第二个拐角处,又一次遇见了你。还是那天一样,米色的外套,换了一条深黑色的牛仔,紧绷着小腿依旧,粉色的小步幅依旧。我所在的位置,看到你的侧脸,刚刚好。清冷的面颊,像冬日里温柔的雪,黑亮的头发盘成一团,很简单,似一位成熟的少妇,却有别样的气质。再一次被感动,我的脚步变慢了,而你的脚步却很急,也许是为了早点买回早饭。我们之间的距离被拉开得越来越大。

七月中旬后的某天,艳阳高照的天,在晚霞来不及露出时,换了大雨倾盆,我伫立在雨下,无言的泪随着那场雨肆意的落下。那天,我离开这座城市,先一步跑离你的视线,走的太急,没有看到你无声的眼泪悄悄的滑落。因为我一直以为我是一厢情愿。

可是后来,你给我写了封长长的信。你说你那天走得很急,是不想让我看到你羞红的脸。你说那时若我没有离去,可以当一切都是戏言。你说以后你等了很长时间,只为等待我,再一次经过。只是,你等待的时期,我却躲在你的背后,知道的太晚,懂的太晚。你说:让我知道你的等待,是为了惩罚。我落魄的走回你站的那个圆点,那座城市里最阴暗的地方——昏黄灯晕下的街角。你说:那是你流泪的地方,只怪我没有看到。后面长长的文字,像我们小区里盛开的花,别样的温馨。

我撕心裂肺地捶打着街角矗立的电线杆,一遍遍数落着自己的笨傻。望着你幸福的方向,我默默的写下“等我三年”。虽然不在那个城市,却依旧看到你温和的脸庞,消融在高楼一角斜着的夕阳里。

三年后,我来到这座城市,我们曾经共有的地方。独自漫步到那个街角,冰硬的水泥早已抹去了你暗暗留下的泪痕。轻轻的蹲下,闭上眼,心里默念着:我来了。

熟悉而又有几许陌生的小区,在这个季节的余晖下显得有些苍凉。我来到你家门口。几声敲门声后是断断的咳嗽声,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奶奶探出了头。当我问及你的时候,老奶奶扭曲的脸让我不寒而栗。她默默地等了我三年,却在最后一年的七月离我而去,永远的离我而去。临别时老奶奶给我张你灰色的头像。

如果,没有踏足爱情这片海,是不是就不会有它的苦涩;如果,相逢只是梦一场,是不是梦醒之后不会有太多的哀怨;如果,人生只是一场相遇,是不是分开之后不会有穿心的思念。

这个七月,谁为我唱着一曲哀婉的歌,惋惜我错落的时光;谁为我送一缕清风,驱散我炎热的冰凉;谁为我种一粒籽,开出来年的芬芳。是谁?还是我?

尔后,我还是没有离开这座城市。因为在这里我可以找到一滴眼泪,润湿我最后一季的忧伤。

Respon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