驿站

in 旧文字 with 0 comment

遇见湛蓝那一年,朵陌十八岁。
那年,他们同时上大一,作为新生代表,同时上台讲话。

那是在七月,阳光斑驳的打在树影上,风儿悠悠的摆弄女生们的裙摆,蝉儿闷热的叫着。朵陌一个人坐在窗前的桌子上,呆呆地望着窗外,细细的思考着少女的心事。忽然一个身影映入眼帘,朵陌认得他。没错,他就是开学那天,作为新生代表之一上台讲话的人,湛蓝。他身旁跟着一个女子,有说有笑的。朵陌对他没有好感,觉得他太高傲,说话不够有雅致。

没多想,朵陌起身便去逛街了。

七月酷暑,着实把人累得慌。朵陌在地下市场大包小包的挑了一大堆东西,摇摇摆摆的准备往回走,天气热的把朵陌的脸闷得通红,由于双手提满东西,没有打伞。没走多久,突然就觉得一阵阴凉,身后似乎有什么挡住了她。她一看,是湛蓝。

宝石蓝色的上衣,沙滩裤。

你叫朵陌是吧,这么热的填,怎么不打伞。湛蓝先开了口。
朵陌看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。
湛蓝又说,这么巧,我也来这买东西,我来帮你提吧,我们一起回去。说完,湛蓝接过她手里的东西。

公车上。

朵陌忍不住先开了口,你怎么知道我叫朵陌。
湛蓝说,新生代表会那天,我认得你,我们一起上台呢。你不认得我啦?朵陌故意说,哦,原来是你啊。心里拼命地想,真是讨厌谁遇见谁。

转眼便到了冬天,天空中飘舞着雪花,星星点点的碎片打湿在街头。公话亭上,朵陌刚挂掉一个电话,那是打给她家人的。她生病了,在这个刚开始的严冬里感冒,伴着低烧。但她不敢告诉家人,她怕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为她担心。朵陌蜷缩着身子蹲在里面,渐渐地湿红了眼眶。
公话亭上的门开了,是湛蓝。这是上次地下市场相遇以来的第一次见面,算一算,从七月酷暑到严冬伊始,整整三个月。
你怎么蹲在这里哭啊。还是湛蓝先开了口。
朵陌擦擦眼泪,没有说话。
湛蓝弯下腰摸摸朵陌的脑袋,下意识的动作让朵陌把脑袋埋得更深。哎呀,你发烧了,生病了怎么不说呢?湛蓝一贯淡淡的眼神泛起了微光,看得出带着那么点焦急。
我不想去。朵陌终于开口了。
不行,这样下去会更严重的。湛蓝蹲下去把朵陌拉了起来,摇摇拽拽地两人去了诊所。

是感染风寒引起的,打两瓶点滴,回去好好休养就没事了。老医师说。
湛蓝让朵陌躺在床上,自己则在边上坐着。他陪她聊天,给她解闷,言行举止完全像个男朋友一样细心呵护着她。朵陌由于太累,一会就睡着了。湛蓝则在一边趴着,时不时的看着朵陌。

晕黄的灯光照亮了这间小小的诊所,老医师已沉沉睡去。橱窗上挂着一个古老的小摆钟,此时已响了十一下。
朵陌迷糊中睁开眼,看见身旁趴着的湛蓝,眼角悄悄的滑落一滴温热的眼泪。
湛蓝。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。

临近寒假那几天,大学城的火车售票点那里挤满了人,熙熙攘攘的,到处都是人头。朵陌裹着厚厚的大衣在人群中艰难的前进着,整整一个小时,朵陌的脚步愣是没离开原地一步。前方依然是人山人海。湛蓝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。

朵陌同学,你也回家啊,这么巧。湛蓝泛起阳光般灿烂的笑容。
朵陌此时已没有了以往对湛蓝的那种讨厌感,经过上次生病那件事后,她开始渐渐对他有了新的看法。
是啊,我回西安。可是好多人哦,一直买不到票。
什么,你也回西安啊,看来我们是老乡啊。湛蓝说。
你也是西安的?骗我的吧,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。朵陌的话语里明显带着激动。
嘿,西安那么大,现在相识也不晚啊。湛蓝依旧笑容灿烂地说。我来帮你买票吧。湛蓝转身便挤进了人群。朵陌看着这个阳光般的少年渐去的背影,喧嚣的世界好像突然变得安静了。

不一会,湛蓝便回来了。手里拿着两张卧票,在严冬里额头也冒起了汗珠。
走吧,上车去。湛蓝说。
车上也依旧是人山人海,湛蓝扛着行李走在前头,朵陌则默默跟着这个男生,走在他后面。
找到座位,湛蓝一件一件的把朵陌的行李和自己的行李放好,一边塞东西一边开玩笑的说,你的东西可真多,都是写什么宝贝啊。

车开动了,没过多久,朵陌便晕的厉害,开始呕吐。湛蓝急忙跑过来坐在朵陌身边,轻轻拍着她的背,稍微不那么吐得时候。湛蓝便走到前面的车厢里帮她找来了几片晕车药,给朵陌吃下去,看她累到不行睡过去之后,湛蓝才回到对面自己的床位。

三年的大学生活就在这样一段又一段的故事中过去了。湛蓝和朵陌都对彼此有好感,但谁也没说出来,两人始终都没有在一起。

毕业了,两人被分到了不同的城市工作。这下,原本天天可以在一起的两人彻底被分隔两地了。就这样过了几个月,湛蓝渐渐觉得生活变得乏味,总觉得少了什么,但又说不出来。

他拨通了朵陌的电话。

喂,朵陌吗? 湛蓝说
嗯,我是朵陌。朵陌说。

听到朵陌的声音后湛蓝眼里泛着微光。

在那边工作的怎么样呢,还习不习惯啊?
还好,一个人在这座城市,刚开始总会不习惯的。
... ...
聊了许久。
挂完电话之后,湛蓝看着窗外飘飞的雪花,看着脚底下那条通往朵陌工作的城市的那条道路,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缝。他决定去找她,因为他听到她说,她是一个人。

几个星期后,在一片混混噩噩的黑暗中,湛蓝终于来到了朵陌居住的城市。此时已是暮色四合,华灯初上。湛蓝原本阳光的脸由于旅途劳累而变得有些微苍白。他站在人行道巨大的招牌上,拨通了朵陌的电话。

喂。朵陌接了。湛蓝听到了她的声音,苍白的脸又渐渐恢复了元气。
你在哪,朵陌,我来找你了。湛蓝略带激动的说。可是,接下来的话却让湛蓝再也说不出话。
我不在那座城市了,刚离开不久,一个人住太久,没有安全感。朵陌在电话那头淡淡的说。她完全没有察觉湛蓝正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才来找她的。

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湛蓝一个人在繁华的十字路口伫立了许久。
他决定回去。

时间像头顶飞过的白鸽,哗啦啦飞过一只便是一年。
转眼,朵陌已经在心仪的城市工作了两年,生活渐渐变得稳定,安定了下来。偶尔上网,看看时事,也会对着窗外的风景发呆。

又是一年的七月,这座城市毒辣辣的太阳烤焦着人们。诺大的城市,竟没有一个人会静下心来陪朵陌聊聊天 ,大家都忙,为了生活不可开交。

她忽然想到了湛蓝,于是在QQ上找到了他。良久,发过去一句话

有空陪我说说话吗。

一分钟后,湛蓝回了信息。字里行间充满了温热。
湛蓝说,他回到西安了,自己开了一间咖啡屋,生活还算闲情。
朵陌迅速打开了湛蓝的空间,看到了许许多多关于湛蓝的故事,其中包括了那间咖啡屋。她看到湛蓝坐在收银台里,没有了当年阳光般灿烂的笑容,反而在眼里增添了一抹深深的孤独。

她看见咖啡屋的名字,叫驿站。很精致的巴黎风格,复古的外表,巨大的落地窗,宽敞而明亮。而门上,则镌刻着一段淡淡的忧伤,那是一段歌词----一定是我不够好,所以你才想要逃,逃到天涯和海角... ...

Responses